陶瓷進程

 

先秦陶瓷

        早在一萬多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中國就出現了陶器。據對南方地區洞穴居住遺址中出土的陶器殘片作碳-14測定,証明其年代距今約9,000~10,000年左右。
  製陶的發明與人類使用火有密切的關聯。先人們在日常生活作息中可能偶然發現被火燒過的土地或粘土變得堅硬而不易變型,這可能導致他們有意識地用粘土來制作他們所需要的器物。
  在中國新時器時代不區域的文化類型中都有不同形制,不同工藝及裝飾的陶器發現,這表明各地區文化的陶瓷發源應該是獨立的。
  最早的制陶技術一般認為是捏製法和貼敷法等,然後才發展到泥條盤筑法。至少在新石器時代中期就可能已出現了陶車,因此,陶器的製作就由慢輪陶車代替了泥條盤筑。輪制陶器在技術上是一個飛躍,它的出現提高了生產力,同時也可能使當時的制陶業成為一種特定的勞作而引發社會分工。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及青銅時代早期,各地域文化均有相當精采的陶器產生。可以看到距今4,000~6,000年前仰韶文化彩陶,其紋飾活潑生動,器表光滑平整,顯然是經過精心修坯。類此琢器已顯現出慢輪修整的跡象。馬家窯文化陶器經碳-14測定,其年代約為公元前3190~前1715年間。
  至遲在青銅時代中期人們就已經發現了瓷石并遂漸在制陶生產中加以應用,而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了瓷石不同于粘土的特性。因此,在青銅時代中、晚期原始青瓷開始出現。在山西夏縣東下馮的二里頭文化遺址已發現了原始瓷瓷片,晚商或商周之際的瓷窯亦已被發現,故原始瓷的燒制至遲在商代已經開始。
  與各地域文化都有各自的陶器生產略有不同,原始瓷的燒制地區相對集中,主要在長江下游以南的吳越境內,黃河中下游的廣大地區則很少發現。此時江南窯揚所燒制的原始瓷已有相當的水準。

 

漢代陶瓷

        兩漢前后延續了近五百年,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時期;正是在兩漢期間中國完成了從青銅時代向鐵器時代的過渡,同時也完成了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的最終過渡。
   從中國陶瓷發展史來說,兩漢時期正值原始青瓷向成熟青瓷過渡的時期,至兩晉時,原始瓷已基本遭淘汰而完成了歷史性的轉變。西周至漢早期制瓷業并無飛躍發展,恐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王公貴族風行使用精細的金銀器或青銅制品,而一般勞苦大眾則多用竹木器或陶器。到了漢代瓷業有很大的發展,當時東南一帶窯場密布,陶車拉胚成型替代了泥條盤筑法,使瓷胚制做更加精細。釉料也有了大的改進,釉層明顯加厚,光澤強,胎釉結合緊密。經對浙江出土漢代瓷器標本的科學測試分析表明,當時瓷器胎體致密,透光性強,已呈完全燒結狀態,顯氣孔及吸水率較原始瓷明顯下降,抗彎曲強度已達710千克每平方厘米,接近或相當于現代瓷器的標準。現藏于浙江省上虞縣文管所的一件東漢越窯青釉四系罐,直口、短頸、溜肩、鼓腹、平底,胎質灰白細膩,釉色青綠澤潤,胎釉結合致密,已完全看不到任何原始青瓷的特徵了。

 

三國兩晉陶瓷

     三國兩晉時期(公元265-420年)一百多年,正處于漢末三國戰后恢愎期,之中又夾著一段五胡十六國,致使戰亂頻頻,農業及手工業生產遭到很大打擊,瓷業生產發展也處于一個相對停頓的狀態,乏善可陳。但因東南一帶瓷場相對較為穩定,一些瓷場仍在持續生產,也燒制出一些精彩的產品。我們現今所看到的兩晉瓷器通常為褐色胎或灰白胎,磁化程度相對較高,器身厚重沉實。施釉工藝正處在轉變期,故有的產品釉水潤澤細密但有的產品釉水卻稀薄乾澀。此時技術上仍未能完全妥善地處理去掉釉料中所含的鐵元素,故釉面仍以青黃色或黑色為主。值得注意的是此時制瓷工匠們較為注意產品的外觀裝飾,運用了多種手段來美化其產品,有的器物直到今天仍有很高的美學價值。如東晉浙江德清窯的黑釉器,淺灰胎或褐紅胎,黑釉滋潤凝厚而顯得十分飽滿,釉色漆黑亮澤,器型簡單生動,折轉處圓潤流暢,非常耐看。浙江東部窯場生產的各種青瓷羊,青釉擗邪和獸型虎子等瓷塑,其造型工藝及裝飾藝術都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

 

南北朝陶瓷

   南北朝(公元420年-公元581年)共計161年,是中國歷史上南北各民族大融會的一個時代,特別是西方文化東來,給古老的中華帶來了許多新鮮的東西。如佛教,伊斯蘭教均是此時傳入中國的。瓷業生產自兩晉以降持續發展,生產技術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別是白瓷的發明更是南北朝瓷業的一大成就。20世紀60年代考古工作者曾在河南安陽武平六年(公元575年)范粹墓出土了少量白瓷,其胎體用北方次生高嶺土做成,釉為白色,玻璃質強。而後在河北刑窯早期窯址也發現了北朝時燒制的白瓷產品。雖然此時的白瓷白度並不高,但已充分說明當時的工匠們已初步掌握了減少胎釉中鐵元素含量的技術,為中國瓷器生產的全面發展特別是釉下彩瓷的誕生奠定了牢固的基礎。同時南北文化、中西文化的融匯貫通在瓷器的妝飾上的到了充分的體現,如代表佛家的蓮花被普遍用來裝飾瓷器,各類胡服陶俑也都帶有明顯的時代特徵。通常南北朝瓷器仍主要由東南各窯場生產,普遍胎底較為粗鬆,多呈灰白色或褐色,氣孔明顯。釉面仍以青黃色為大多數,胎釉結合不甚緊密,易開片,故許多器物留存至今其釉面大多已脫落。裝飾方面仍以器物造型變化為主要手段,但已開始做多種新的嘗試如刻划花、貼花、貼塑等等。

 

 

隋唐瓷器

隋朝歷史很短,不足40年,但卻是一個承前啟后的朝代:她為大唐帝國的創建鋪平了根基。在陶瓷史上,隋代陶瓷工藝也不曾有甚麼獨特的建樹,可她卻為一個新的陶瓷時代拉開了序幕。我們通過對陶瓷考古和墓葬考古的現有資料分析,可以了解隋瓷的大致情況特點。隋以前燒瓷窯場主要都集中在長江以南和長江上游的四川地區,北方的燒瓷窯場極為稀少,亦無文獻述及。入隋以后,南北方瓷業才開始了飛躍性的發展,窯場及其燒制的瓷器明顯增多,各種花色、風格、樣式的瓷器開始呈現,形成各競風流的局面。
  目前已發現的隋代主要瓷窯有:河南的安陽窯,位于現安陽市北郊洹河安陽橋南岸,是目前發現的隋代青瓷中規模最大的一處;河北磁縣窯位于河北峰峰礦區西部的賈壁村內;另有位湖南的湘陰窯;安徽淮南窯;四川邛崍窯及江西豐南窯等。隋瓷的主要器形有壺、罐、瓶、碗和高足盤等。壺的基本特徵是盤口、有頸、系耳都貼附在肩上,盤口較前代高,橢圓腹,系耳多作條狀。高足盤在南北墓中均有出土,可見燒造量大,是隋瓷中較為典型的器物。
  隋瓷胎釉在各地窯口之間略有差異,在總體上看,其共同點是胎體較為厚重,胎色因燒制地點和原料而各有變化,以灰白居多;釉仍屬石灰釉,呈玻璃質,透明度強,多呈現青色,青中泛黃或黃褐色;器體施釉一般不到底,多是用支具托墊疊燒;隋瓷的裝飾紋樣以花草為多,並常在布局上巧妙地穿插替換而組成新穎圖案;盤碗類器多在中心裝飾,由朵花卷葉組成圓形圖紋;瓶罐類器物的裝飾主要集中在肩部和腹部,一般用花朵、卷葉紋組成的帶狀圖案。隋瓷裝飾手法有印花、刻花、貼花、堆塑等,其中印花應用最為普及廣泛。
  隋代已燒制出胎質潔白,釉面光潤的白瓷,開啟了唐代瓷業“南青北白”局面的先河。
  同科學技術、文化藝術的繁榮昌盛相一致,唐代瓷器的制作與使用更為普及,瓷器的品種與造型新穎多樣,其精細程度遠遠超越前代,在發展中形成了“南青北白”的兩大瓷窯系統。南方地區主要燒制青瓷,以浙江越窯為代表,北方地區主要燒制白瓷,以河北邢窯為代表。
  “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這膾炙人口的詩句中所指的“越窯”就是指浙江余姚上林湖周邊地區的唐代瓷窯,而詩句中的“千峰翠色”則是指上述瓷窯中燒制出來的青瓷釉色。唐代越窯瓷器的胎質細膩,釉層均勻,滋潤光滑,如冰似玉,特別是其釉色如“千峰翠色”般碧綠迷人,贏得了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的深深喜愛。最精細的越窯青瓷稱為“秘色瓷”,僅供給皇家御用。除越窯外燒制青瓷的還有浙江境內的甌窯、婺窯,安徵境內的壽州窯,湖南境內的岳州窯、長沙窯等。越窯青瓷代表了當時青瓷的最高水平。
  “內丘白瓷甌……天下無貴賤通用之”。這裡的“內丘”就是指盛產“白瓷甌”的河北內丘縣的邢窯。邢窯是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其生產的瓷器的主要特徵是“白如雪”。邢窯的白瓷器又有粗細之分,而以粗者居多,細者只占少數。細白瓷胎骨堅實、致密、釉色細潤潔白,厚處呈水綠色。粗白瓷胎質較疏鬆,胎外均敷化妝土。邢窯白瓷不僅廣銷國內,而且還遠銷海外,故“天下貴賤通用之”并非夸張之詞。除了邢窯外,唐代北方生產白瓷的瓷窯還有河北境內的曲陽窯,河南境內的鞏縣窯、密縣窯。山西境內的渾源窯等。邢窯白瓷代表了當時白瓷的最高水平。
  唐代無論青瓷、白瓷,其器型大多為日常生活需用的碗、盤、壺、罐、瓶等。碗一般較淺,有直口和45°角斜出口等多种形式,其共同特征是:口沿外部突出一周如唇狀俗稱唇口,圈足為平底或玉壁底,外部施釉不到底。壺最常見的是一種多棱形圓柱短流的執壺,壺腹一般為橢圓形或瓜棱形,壺柄為雙排曲柄,壺口多為喇叭口,外部施釉不到底,底多為微微內凹的平底。與唐代書法藝術普及相關,唐代亦多有瓷硯制作。唐代瓷硯的足較多,更有鏤孔圈足,硯面明顯向上凸起。總之,唐代器型從總体上看,往往給人一種渾圓豐滿穩重的感覺。
  唐代的陶瓷生產雖有“南青”與“北白”之說,但這只是對整個唐代陶瓷發展情況而言的,除了青、白瓷之外,唐代還有“釉下彩瓷”與“花瓷”等新品種,從某種意義上說,“三彩陶器”也是唐代制瓷工藝的重要組成部分。唐代越窯青瓷中已有褐色釉下彩繪裝飾,但並沒有充分發展起來。湖南長沙窯釉下褐綠彩繪的出現,為瓷器裝飾開辟了新的途徑。唐代“花瓷”的出現是陶瓷工藝的又一新創舉。所謂花瓷是指一種黑釉帶乳白色,或乳白中呈現針狀藍色斑的瓷器,器形主要有罐、拍鼓等,窯址在河南境內的魯山窯,郟縣的黃道窯等。唐三彩是唐代陶瓷工藝中一支獨放异彩的鮮花。它雖是陶器,卻與一般低溫釉不同,其胎體用白色粘土制成,釉料用數种金屬氧化物為著色劑,如用氧化銅燒成綠色,氧化鐵燒成黃褐色,氧化鈷燒成藍色。並用鉛作釉的熔劑,利用鉛在燒制過程中的流動性燒成黃、綠、天藍、褐紅、茄紫等各種色調,斑斕絢麗,頗能顯示盛唐風采。唐三彩器型繁多,一般用做冥器。

 

五代瓷器

    唐末,各種社會矛盾尖銳突出,“紛紛五代亂離間”。可是五代十國時期,各地割據政權的存在並沒有停止陶瓷業的進步和發展,一些割據的藩王政權為保持自己的統治,採取保境安民政策,從某種意義上講促進了陶瓷業的繁榮。五代時期瓷器的胎釉、器型、紋飾等都與唐代風格有著繼承和變革的血脈聯系。這些我們可以通過對五代時期各主要窯口的瓷器分析得到証實。

    一、浙江越窯。五代越窯以黃鱔山、燕子衝、瓦牌山、南山腳等幾個窯口為主,五代時的越窯青瓷稱為“秘色瓷”,其質地細膩,胎呈淺灰色或灰色,器型規整、表面光潤、口沿輕薄,均施滿釉,釉薄而勻,在裝飾上仍以光素為主,少數用細線刻花。著力于造型上的秀美,是五代越窯器物的主要特徵。器物大多為日常生活用品,如:盤、盒、碗、罐、杯等。

    二、河北曲陽窯。曲陽唐宋時屬定州管轄,故又稱定窯。五代時期定窯瓷器式樣繁多,有罐、碗、盤、燈、盒、枕等等,胎質有粗、細之分。粗者略為發灰發黃,常施化妝土;細者潔白,燒結度好。胎體總體上較之唐代輕薄,器型與唐代比多有變化,如碗、盤口沿外撇常作五花瓣口,外壁多呈瓜棱形,圈足漸窄。釉色純白或白中泛青,較為潤亮。已開始較多出現刻划花裝飾,但較簡單,線條非常洗練。五代時定窯已有供官方特殊需而燒制一种“官”或“新官”字款的瓷器。

    三、江西景德鎮窯。五代時期景德鎮主要有勝梅亭、石虎灣、黃泥頭、湖田等四個窯口。其中勝梅亭窯規模較大,這些窯口的器物有盤、碗、壺、盒 、水盂等。既有青瓷,也有白瓷。青釉色調偏灰,白釉色調純正,多用疊燒,器內外均留有支釘燒痕。五代景德鎮燒制的白瓷有較高成就。為宋代青白瓷(影青)的制作及元、明、清彩瓷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除上述窯址外,五代時期還有河南的鞏縣窯和密縣窯。這兩個窯口主要燒制白瓷,因胎土較粗,均使用化妝土,施釉較薄卻瑩潤白亮,特別是密縣窯,此時期開始在裝飾上采用珍珠地划花手法,別具一格。總之,五代時期的瓷器是處在唐代與宋代瓷業的交叉點上。其制瓷技術如原料加工、器物成型、紋飾手法等都較之唐代有了改進,並成為宋代制瓷業繁榮昌盛的起點。

 

北宋瓷器

    宋代是中國陶瓷發展史上一個非常繁榮昌盛的時期。現時已發現的古代陶瓷遺址分布于全國170個縣,其中有宋代窯址的就有130個縣,占總數的75%。陶瓷史家通常將宋代陶瓷窯大致概括為6個瓷窯系,它們分別是:北方地區的定窯系、耀州窯系、鈞窯系和磁州窯系;南方地區的龍泉青瓷系和景德鎮的青白瓷系。這些窯系一方面具有因受其所在地區使用原材料的影響而具有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又有受帝國時代的政治理念、文化習俗、工藝水平制約而具有的共同性。
  從胎釉上看,宋北方窯系的瓷胎以灰或淺灰色為主,釉色卻各有千秋。例如鈞窯釉,喻為海棠紅、玫瑰紫,燦如晚霞,變化無窮如行雲流水;汝窯釉含蓄瑩潤、積堆如凝脂;磁州窯燒出的則是油滴、鷓鴣斑、玳瑁等神奇的結晶釉。南方窯系的胎質則以白或淺灰白居多,景德鎮窯的青白瓷色質如玉、碧如湖水;龍泉窯青瓷翠綠瑩亮如梅子青青;哥窯的青瓷其釉面開出斷紋,如絲成網,美哉天成,是一種獨特的缺陷美;還有定窯瓷,其圖案工整,嚴謹清晰的印花讓人嘆為觀止;耀州窯瓷,其細緻瀟脫的刻花給人們以流動的韻律美。追求釉色之美、追求釉質之美,宋人在制瓷工藝上達到了一個新的美學境界。
  從造型的角度分析,宋瓷的器形較之前代更為豐富多彩,幾乎包括了人民日常生活用器的大部分:碗、盤、壺、罐、盒、爐、枕、硯與水注等,其中最為多見的是玉壺春瓶。總的說來,民間用瓷的造型大部分是大方朴實、經濟耐用;而宮廷用瓷則端莊典雅、雍容華貴。最能反映皇家氣派的是哥、官、鈞、汝與定窯口燒制的貢瓷,最能體現百姓喜樂的是磁州、耀州窯口燒制的民間瓷品。
  從紋飾上講,宋瓷的紋飾題材表現手法都極為豐富獨特。一般情況下,龍、鳳、鹿、鶴、游魚、花鳥、嬰戲、山水景色等常作為主體紋飾而突現在各類器形的顯著部位,而回紋、卷枝卷葉紋、云頭紋、錢紋、蓮瓣紋等多用作邊飾間飾,用以輔助主題紋飾。工匠們用刻、划、剔、畫和雕塑等不同技法,在器物上把紋樣的神情意態與胎體的方圓長短巧妙結合起來,形成審美與實用的統一整體,另人愛不釋手。如嬰戲紋,或于碗心、或于瓶腹,將肌膚稚嫩,情態活潑的童子置于花叢之中,或一或二,或三五成群,攀樹折花,追逐嬉戲,真切動人,生活氣息甚為濃厚。
  宋代陶瓷,以其古樸深沉、素雅簡潔,同時又千姿百態、各競風流。

 

 

遼夏金陶瓷

   遼代是十世紀初中國契丹族在北方建立的地方政權,遼代制瓷業是遼代手工藝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遼代設窯燒造瓷器,大約始于遼太宗朝(公元938--947年),據史料分析其制瓷工匠應來源于遼軍進入中原進行侵略時從中原各窯口虜獲的,並極有可能是來自中原的磁州窯和定州窯。遼代瓷窯現已發現有七處,其主要窯口分布情況是:(1)今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巴林左旗林東鎮南的林東遼上京窯;此窯以燒造白黑釉瓷器為主,也有極少綠釉器,器物胎質細白,釉較薄,光亮而溫潤。(2)今內蒙古赤峰市西南的赤峰缸瓦窯;此窯所燒器物品種較多,以白釉瓷器為主,單色釉、三彩釉、茶末綠釉較少。白瓷器胎白而微黃,雜有黑點,大多施有化妝土。據其產品分析,此窯應為遼代官窯。(3)今遼宁遼陽市東太子河岸的江官屯窯;此窯是以燒造白釉粗器為主的規模較大的民窯,其黑白釉器胎質灰白粗糙,往往有紅黑雜質細點,白釉色白而微黃,黑釉色純黑。(4)今北京市西郊的龍泉務窯;此窯所燒瓷器結好,瓷化程度較高,除燒白瓷外還燒褐釉、黑釉、豆青釉及三彩釉。
  遼代陶瓷的造型可分為中原形式和契丹形式兩大類。中原形式大都同與時代中原器形的樣式一致;契丹形式的器形最典型的有雞冠壺、雞腿瓶、長頸瓶、鳳首瓶及三角形碟等。遼代陶瓷的裝飾也多受中原風格影響,同時也有屬于契丹民族自己的獨特風格,具體手法有胎上裝飾和釉色裝飾兩種。如刻划植物紋樣以北方地區較多的牡丹和芍藥為主,貼花裝飾多以皮條、皮繩、皮雕花貼在各式皮囊壺或瓶腹上。
  金朝是中國女真族十二世紀初在東北、華北地區建立的一個地方政權。金代陶瓷業在中國窯瓷史上是一個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隨著金代陶瓷資料的不斷發現,對金代陶瓷的了解認識也日漸清晰。金代遷都前在東北地區所生產的陶瓷水平較低,主要窯口有遼寧撫順大官屯窯和遼陽江官屯窯,這兩處窯口的金代瓷器制作無論從釉色還是從胎質來講均較為粗糙,釉色釉面普遍混濁不純,胎質粗厚且多雜質,燒結程度低,裝飾紋樣方式較簡單,僅見有白地繪黑花器物。金代后期遷都燕京之后在關內生產的陶瓷則有了較大的發展,金統治下河北曲陽的定窯、磁縣的觀台窯、陝西銅川黃堡鎮的耀州窯、山東淄博市的磁州窯等均有金代瓷器發現。這些窯口的瓷器造型多承襲宋式的日用器皿,較典型的有雙系、三系、四系瓶、系耳罐等。金代瓷器的裝飾紋樣總的趨勢是日益簡化,題材以各種折枝、纏枝、花卉為主,亦見人物、水波、魚、鴨等。在工藝技法上,定窯的刻花、划花最為突出;磁州窯的筆繪藝術最具特色,其筆畫簡練,線條明快,富有濃厚的生活氣息。其中白釉黑花裝飾創造性地將中國畫技發以圖案構圖方式巧妙地繪在器物的顯著部位,使其呈現白地黑花紋樣,代表了金代磁州窯裝飾藝術的高度成熟。

 

元代瓷器

   中國陶瓷發展到了元代出現了新的變化:元代以前陶瓷產地大多在北方,以生產單色釉器為主。元時生產重心南移,確立了以景德鎮為中心,南北其他各窯場百花齊放的生產格局。目前還有專家們提出元代中國制瓷業有兩個中心,即景德鎮和龍泉。但無論是只有一個中心還是有兩個,元代制瓷業中心在南方這是無庸置疑的。 元朝的統治者們出于自身斂財的需求而大力發展瓷業、制瓷生產技術的日螓完善、人們審美觀點逐步改變這三大因素給古老的瓷業生產帶來巨大的發展空間。以彩繪青花瓷与釉里紅為代表的釉下彩瓷成了新貴,而瓷器繪畫裝飾也變為主流。
  在這一時期景德鎮的工匠們發明了瓷石加高嶺土的二元配方,使得瓷胎堅細密實而可制作大器。樞府瓷是元官府浮梁瓷局直接管轄下的瓷廠所生產,它分兩種,一是專為元官府定燒的日用器,特點是釉層厚潤失透如鵝蛋青,胎質細潤呈灰白色。還有就是接受民間定燒的瓷器,包括出口瓷和內銷的瓷器。這類瓷器通常釉水較薄,胎土淘煉不甚精細,經常可以看見有鐵質附著在胎底。
  龍泉是元代另一瓷業中心,主要生產出口瓷器。梅子青是元龍泉的頂級產品,由于使用石灰鹼釉其顏色青新潤澤如初熟的梅子,露胎處常為朱紅色,這是因為胎土含鐵,在二次氧化時變成紅色。紫口鐵足的哥窯瓷也應是這一時期生產的仿宋官窯器。直到今天我們仍能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內看到精美的元龍泉青瓷。
  元時其他各窯場如北方的均窯,磁州窯系,南方的福建各窯及景德鎮影青瓷同樣也都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和地方風格。

 

 

明代陶瓷

    中國瓷器的發展,由宋代的大江南北成百上千窯口百花爭艷的態勢經由元代過度之后,到明代幾乎變成了由景德鎮各瓷窯一統天下的局面。景德鎮瓷器產品拈據了全國的主要市場,因此,真正代表明代瓷業時代特征的是景德鎮瓷器。景德鎮的瓷器以青花為主,其它各類產品如釉下彩、釉上彩、斗彩、單色釉等也都十分出色。
  以景德鎮的青花為例:洪武時期青花色澤偏于黑、暗,紋飾上改變了元代層次較多,花紋繁滿的風格,趨向清淡、多留空白地;永宣時期青花以其胎釉精細,青色濃艷,造型多樣和紋飾優美而頗負盛名,其所用青料為進口的蘇麻離青;成化弘治、正德青花胎薄釉白,青色淡雅,其青料為國產的平等青; 嘉萬時期青花藍中泛紫,發色艷麗濃重,其青料為回青或回青與石子青混合使用;萬歷後期,天啟至明末青花藍中泛灰,青料為國產浙料。
  在青花瓷發展的基礎上,明代的彩瓷發展也有一個新的飛躍。明代永樂、宣德之后,彩瓷盛行,除了彩料和彩繪技術方面的原因之外,更主要地應歸功于白瓷質量的提高。明代釉上彩常見的顏色有紅、黃、綠、藍、黑、紫等,最具代表性的為成化斗彩,斗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彩色相結合的一種彩瓷工藝。例如成化斗彩器的釉上彩,彩色品種多且能據畫面內容需要自如配色,其雞冠的紅色幾乎與真雞冠一致,葡萄紫色則幾乎是紫葡萄的再現。所以,彩瓷器一般都十分精巧名貴,如舉世聞名的成化斗彩雞缸杯等。
  在成化彩瓷基礎上,嘉靖、萬歷時期的五彩器又揭開了彩瓷發展史上的新篇章。成化斗彩瓷,色彩鮮艷,畫染風格以疏雅取勝;嘉萬時期的五彩則是以紅、淡綠、深綠、黃、褐、紫及釉下藍色為常見,彩色濃重,其中紅、綠、黃三重為主,尤其是紅色特別突出,因而使得嘉萬時期的五彩器在總體上有翠濃紅艷的感覺,極為華麗。明代除青花、斗彩和五彩之外,其單色釉也有突出成就,最具代表性的是永宣的紅釉、藍釉、成化的孔雀綠和弘治的黃釉。
  明代瓷器的造型除繼承前朝的(特別是日用器)之外,也有因時代需要變化而新產生的,如永宣時期的壓手杯、雙耳扁瓶、天球瓶等。成化時期則以斗彩雞缸杯、"天"字蓋碗等為典型器物;正德、嘉慶、萬歷各朝的大龍缸、方斗碗、方形多角罐、葫蘆瓶等也都頗具代表性。另外也有各式文房用具如筆管、瓷硯、水注、鎮紙、棋子、棋盤、棋罐等瓷器傳世。
  明代瓷器裝飾手法已從元以前的刻、划、印、塑等轉為彩繪(繪畫)為主要手法。繪畫紋飾的內容更加復雜多樣,植物、動物、文字、山水、人物、花鳥、魚及虫等無不入畫。明代早期以寫意畫為主,畫風自由、奔放、洒脫;明后期以寫實為主,畫面抒情達意,簡約輕快,極有漫畫趣味。
  明代瓷器上的款式以書寫為主,官窯款工整端莊,民窯款則多種多樣,以吉祥語款為多見。

 

清代陶瓷

    中國的制瓷工藝發展到清代,特別是早期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盛世更是達到了歷史的最高水平,無論質量、數量都是前代不可比擬的。整個清代景德鎮始終保持著在中國的瓷都地位,代表中國瓷器水平的理所當然的是景德鎮的官窯器。而清代的民窯器則最為豐富多彩。
  青花瓷在清代仍是瓷器中的主要產品,斗彩、五彩、素三彩繼續在更高水準上燒制。此外,康熙朝又創新了琺琅彩、粉彩和釉下三彩等新品種,各種單色釉有增無減,康熙、雍正、乾隆燒制的青花器無論是器型還是釉色都極力追崇明代永樂、宣德和成化三朝,尤其是康熙青花色調青翠艷麗,層次分明,那濃淡的筆韻能分五色,如水墨畫一般,含蓄而生動。五彩瓷器也是康熙時最為精絕,其胎骨輕薄,釉色潔白瑩亮,畫工細膩,色彩柔和,線條流暢,讓人愛不釋手。雍乾時粉彩的成就最為突出,其色調溫潤,鮮艷而不妖冶,立體感強烈,常常讓人嘆為觀止。此外,這一時期仿宋代汝、官、哥、定、均五大名窯的作品也很成功,有的幾可亂真,洒藍、天藍、祭藍、冬青、茶葉末等單色釉亦是佳作多多。
  康、雍、乾三朝的器型最為豐富,即有仿古又有創新,尤其是各式裝飾性瓷器如瓶、尊之類較元、明代大為增加,其中康熙朝獨有的器型如觀音瓶、棒錘瓶、金鐘杯、鳳尾尊、馬蹄尊等。雍正朝最突出的器形有牛頭尊、四聯瓶、燈籠瓶、如意耳尊、套杯桃洗、高足枇杷尊等。乾隆朝大件裝飾性器物的造型與前朝相比變化不大,但各類精巧小器如鼻煙壺、鳥食罐、仿象牙、仿玉器及象生瓷等卻出現不少,而嘉道以后的器形大多是追慕前人,幾乎沒有甚麼新創作。
  清代瓷器的裝飾藝術紋飾、內容、手法最為多樣,且因各朝背景、崇尚不同而各有特點。康熙朝以山水花鳥、人物故事,長篇銘文等最具特色,其中刀、馬、人、魚、龍變化及冰梅紋、亭台樓閣紋為其代表紋飾。青花畫法多采用單線、平涂,前期粗獷,有明末遺風,後期流暢,勾染皴擦並用達到了陰陽向背、層次分明的效果。雍正朝的紋飾多偏重圖案化,比較刻板,除仿明雲龍、雲鳳、雲鶴、纏枝花卉外,還盛行以過枝技法繪桃果、牡丹、玉蘭、云龍等;畫人物漁耕樵讀以男為多,琴棋書畫以女為多,紋飾線條纖細柔和。乾隆朝紋飾內容最為繁雜,但均以吉祥如意為主題,紋飾必有寓意,如百鹿、百福、百子、福壽、瓜蝶連綿、官爵榮升、三星八仙等。畫面單調刻板,意境卻較通俗,個別的牽強附會。
  清代瓷業自嘉慶朝以后,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各朝的制瓷業都沒有甚麼特別的建樹,乏善可陳。其瓷器的制作工藝、紋飾內容、表現技巧、器型樣式等都未能超越清代康、雍、乾三朝。當然每個朝代還是有一些代表作品,如嘉慶朝的粉彩瓷;道光朝的青花山水;咸同間的一些彩器。隨著整個大清朝社會經濟的衰退,製瓷業也不斷地走下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