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海經新釋卷五

山海經第十

〔海內南經〕



海內東南陬以西者1。

1 郭璞云:「從南頭起之也。」珂案:郭注「從南頭起之也」應作u從東南頭起之也」。此經方位與海外南經所記方位恰相反。

甌居海中1。閩在海中2,其西北有山。一曰閩中山在海中3。

1 郭璞云:「今臨海永寧縣,即東甌,在岐海中也;音嘔。」王念孫云:「御覽州郡十七(卷一七一)引居作在。」楊慎云:「郭注岐海,海之岐流也,猶云稗海。」郝懿行云:「周書王會篇云:『歐人蟬蛇。』孔晁注云:『東越歐人也。』又云:『且甌文蜃。』注云:『且甌在越。』伊尹四方令云:『正東越漚,正南甌鄧。』疑甌與漚、歐並古字通也。」珂案:甌即東甌,即今浙江省舊溫州府地。又有西甌,即今廣西壯族自治區貴縣地。

2 郭璞云:「閩越即西甌,今建安郡是也,亦在岐海中;音旻。」吳任臣云:「郭璞以建安為西甌,非是。寰宇記:鬱林廢黨州經善勞縣乃古西甌居,非閩也。」郝懿行云:「建安郡故秦閩中郡,見晉書地理志。漢書惠帝紀:『二年,立閩越君搖為東海王。』顏師古注云:『即今泉州是其地。』」珂案:此泉州即今福建省福州。

3 吳任臣云:「何喬遠閩書曰:『按謂之海中者,今閩中地有穿井闢地,多得螺蚌殼、敗槎,知洪荒之世,其山盡在海中,後人乃先後填築之也。』」

三天子鄣山1在閩西海北2。一曰在海中。

1 郭璞云:「音章。」

2 郭璞云:「今在新安歙縣東,今謂之三王山,浙江出其邊也。張氏土地記曰:東陽永康縣南四里有石城山,上有小石城,云黃帝曾遊此,即三天子都也。」郝懿行云:「海內東經云:『三天子都在閩西北。』無海字,此經海字疑衍。」

   珂案:海內東經云:「浙江出三天子都,在蠻(字原作其,據王念孫、郝懿行校改)東,在閩西北,入海,餘暨南。」又云:「廬江出三天子都,入彭澤西。一曰天子鄣。」海內經云:「南海之內,有山名三天子之都。」即此。其地大約在今安徽省境內黟山脈之率山。

桂林八樹1在番隅東2。

1 郝懿行云:「伊尹四方令(見周書王會篇——珂)云:『正南甌鄧桂國。』疑即此。」

2 郭璞云:「八樹而成林,信(宋本、毛扆本作言——珂)其大也。」郝懿行云:「劉昭注郡國志南海郡番禺引此經云:『桂林八樹在賁禺東。』水經擗籅`及文選游天台山賦注引此經並作賁禺。又引郭注云:『八樹成林,言其大也。賁禺音番隅。』今本脫郭音五字,又言訛為信也。然上林賦注及張衡四愁詩注及初學記八卷引此經仍作番禺,蓋古有二本也。初學記引南越志云:『番禺縣有番禺二山,因以為名。』水經擗籅`又云:『縣有番山,名番禺,謂番山之禺也。』」

伯慮國1、離耳國2、雕題國3、北朐國4皆在鬱水南。鬱水出湘陵南海5。一曰相慮6。

1 郭璞云:「未詳。」郝懿行云:「伊尹四方令云:『正東伊慮。』疑即此。」

2 郭璞云:「鎪離其耳,分令下垂以為飾,即儋耳也。在朱崖海渚中。不食五穀,但噉蚌及藷藇也。」郝懿行云:「伊尹四方令云:『正西離耳。』郭云即儋耳者,此南儋耳也。又有北儋耳,見大荒北經]珂案:大荒北經云:『有儋耳之國,任姓,禺號子,食穀』)。儋當為聸。說文(十二)云:『聸,垂耳也;從耳,詹聲。南方聸耳之國。』」

3 郭璞云:「點(藏經本作黔,孫星衍亦校黔,是也——珂)涅其面,畫體為鱗采,即鮫人也。」郝懿行云:「伊尹四方令云:『正西雕題。』楚詞招魂王逸注云:『雕畫題芊A言南極之人,雕畫其芊A常食蠃x也。』桂海虞衡志云:『黎人女及笄,即黥頰為細花紋,謂之繡面女。』亦其類也。郭云即鮫人,恐非,或有訛字。鮫人見劉逵吳都賦注。」珂案:鮫人乃人魚,見海內北經「陵魚」節注,此雕題國人固非鮫人也。

4 郭璞云:「音劬;未詳。」郝懿行云:「疑即北戶也。爾雅疏引此經作北煦,戶、煦聲之轉。爾雅釋地四荒有北戶,郭注云:北戶在南。」

5 珂案:經文鬱水,文選四子講德論李善注引作鬱林;南海,宋本、吳寬抄本、毛扆本、明藏本均作南山。

6 畢沅云:「相字當為柏字,伯慮一作柏慮也。」

梟陽國1在北朐之西,其為人2人面長脣,黑身有毛,反踵,見人笑亦笑3;左手操管4。

1 郝懿行云:「揚雄羽獵賦、淮南氾論訓並作嘄陽,左思吳都賦作梟羊,說文(十四)作梟陽。」

2 郝懿行云:「郭注爾雅(釋獸)狒狒引此經作其狀如人。」

3 郝懿行云:「郭注爾雅狒狒引此經云見人則笑。劉逵注吳都賦引此經與爾雅注同。高誘注淮南氾論訓亦云:『嘄陽山精,見人而笑。』是古本並如此。且此物唯喜自笑,非見人笑方亦笑也。故吳都賦云:『巢巢(果改禺)笑而被格。』劉逵注引異物志云:『梟羊善食人,大口。其初得人,喜笑,則脣上覆芊A移時而後食之。人因為筒貫於臂上,待執人,人即抽手從筒中出,鑿其脣於辿荓o擒之。』是其笑惟自笑,不因人笑之證。以此參校,可知今本為非矣。其云為筒貫臂,正與此經左手操管合。」珂案:郝說是也。王念孫校同郝注。御覽卷九0八引山海經云:「巢巢(果改禺)……見人則笑。」引圖讚亦云:「巢巢(果改禺)怪獸,被髮操竹;獲人則笑,脣蓋其目;終亦號咷,反為我戮。」足證古本此經實作見人則笑。

4 郭璞云:「周書曰:『州靡??者,人身反踵,自笑,笑則上脣掩其面。』爾雅(何焯校增「亦」字——珂)云??。大傳曰:『周書成王時州靡國獻之。』海內經謂之贛巨人。今交州(孫星衍校改州作阯——珂)南康郡深山中皆有此物也。長丈許,腳跟反向,健走,被髮,好笑;雌者能作汁,灑中人即病:土俗呼為山都。南康今有贛水,以有此人,因以名水。猶大荒(大荒南經)說地有蜮人,人因號其山為蜮山,亦此類也。」郝懿行云:「周書王會篇作州靡費費,郭引作??,說文(十四)引作●●,蓋所見本異也。又所引爾雅(釋獸)當為狒狒。」

   珂案:海內經云:「南方有贛巨人,人面長脣,黑身有毛,反踵,見人則笑,脣蔽其目,因可逃也(長脣原作長臂,則原作笑亦,目原作面,可原作即,從王郝諸家校改)。」即此。周書王會篇云:「州靡費費,其形人身反踵,自笑,笑則上脣翕其目,食人;北方謂之吐嘍。」是郭注所引也。孔晁注:「州靡,北狄也;費費曰梟羊,好立,行如人,前足指長。」費費即??、狒狒,猿猴之類也。又名山f。山海經北山經云:「獄法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犬而人面,善投,見人則笑,其名山f,其行如風,見則天下大風。」亦名山●。神異經西荒經云:「西方深山中有人焉,身長尺餘,袒身捕蝦蟹,性不畏人。見人止宿,暮依其火以炙蝦蟹。伺人不在而盜人鹽,以食蝦蟹,名曰山臊(●),其音自叫。人嘗以竹著火中,爆烞而出,臊皆驚憚。犯之令人寒熱。此雖人形而變化,然亦鬼魅之類,今所在山中皆有之。」荊楚歲時記亦云:「正月一日,Ÿ鳴而起,先於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惡鬼。」謂此也。亦名山都。祖沖之述異記云:「南康有神,名曰山都,形如人,長二尺餘,黑色,赤目,髮黃被身。於深山樹中作窠,窠形如堅鳥卵,高三尺許。此神能變化隱身,罕睹其狀,蓋木客、山●之類也。」(古小說鉤沉輯)均已從普通猿猴類動物演變而為神異之物。其尤甚者,乃至轉化而為一種能為妖異之鳥。搜神記卷十二云:「越地深山中有鳥,大如鳩,青色,名曰『冶鳥』,穿大樹作窠,如五六升器。若有穢惡及其所止者,則有虎通夕來守,人不去,便傷害人。時有觀樂者,便作人形,長三尺,至澗中取石蟹,就人炙之,人不可犯也。」然韋昭注國語(魯語),乃以為山●者,即古一足之夔,云:「夔一足,越人謂之山繰(●),人面猴身,能言。」抱朴子登涉篇亦云:「山中山精之形如小兒,而獨足,足向後,喜來犯人。人入山谷,夜聞其音聲笑語,其名曰蚑,知而呼之,即不敢犯人也。又有山精如鼓,赤色,亦一足,其名曰暉]足向後原作走向後,人入山谷原作人入山若,據御覽卷八八六引改)。」所謂蚑或暉之山精亦一足之夔也。然夔古傳乃為牛形(大荒東經),或為龍軀(說文五),至此而又或為鳥體,或為猴軀,或作人形:亦知神話傳說之錯綜複雜,演變無定也。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諾皋記下云:u山蕭一名山臊,神異經作●,永嘉郡記作山魅,一名山駱,一名蛟,一名濯肉,一名熱肉,一名暉,一名飛龍。如鳩,青色,一名冶鳥。巢大如五斗器,飾以土堊,赤白相見(閒),狀如射侯,犯者能役虎害人,燒人廬舍。俗言山魈。」其名暉者,f也,山f也,夔之音轉也;名蛟者,●之音轉或蚑之訛文也:山●名目之大凡見於此矣。

兕在舜葬東,湘水南1,其狀如牛,蒼黑,一角2。

1 郝懿行云:「皆說圖畫如此。」

2 珂案:南次三經云:「禱過之山,其下多犀、兕。」郭璞注:「犀似水牛。兕亦似水牛,青色,一角,重三千斤。」謂此也。「三」字衍(爾雅釋獸郭注同此注,無「三」字)。初學記卷七引竹書紀年云:「周昭王十六年,伐楚荊,涉漢,遇大兕。」古代中國南方,固有此兇猛之動物也。

蒼梧之山,帝舜葬于陽1,帝丹朱葬于陰2。

1 郭璞云:「即九疑山也。禮記(檀弓上)亦曰:『舜葬蒼梧之野。』」珂案:海內經云:「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即郭注所本也。此云「帝丹朱葬於陰」,大荒南經則云:「赤水之東,有蒼梧之野,舜與叔均之所葬也。」郭璞注:「叔均,商均也,舜巡狩,死於蒼梧而葬之,商均因留,死亦葬焉,墓在今九疑之中。」或為堯子丹朱,或為舜子商均,要皆傳聞不同而異其辭耳。關於舜之神話,見海內經「蒼梧丘」節注2。

2 郭璞云:「今丹陽(宋本丹陽下有縣字——珂)復有丹朱冢也。竹書亦曰:『后稷放帝朱于丹水。』與此義符。丹朱稱帝者,猶漢山陽公死加獻帝之謚(毛扆本作諡——珂)也。」珂案:有關丹朱之神話傳說,已多佚亡,蒐尋諸書所記,略得梗概如次。世本(張澍v集補注本)云:「堯取散宜氏之子,謂之女皇。女皇生丹朱。」書益稷云:「無若丹朱傲,惟慢遊是好,傲虐是作,罔晝夜芊A罔水行舟,朋淫于家,用殄厥世。」世本(張澍v集補注本)云:「堯造圍棋,丹朱善之。」金樓子興王篇亦云:「堯教丹朱煄A以文桑為局,犀象為子。」太平御覽卷六三引尚書逸篇云:「堯子不肖,舜使居丹淵為諸侯,故號丹朱。」山海經海外南經郭璞注云:「昔堯以天下讓舜,三苗之君非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為三苗國。」漢學堂叢書輯六韜云:「堯與有苗戰於丹水之浦。」呂氏春秋召類篇云:「堯戰於丹水之浦以服南蠻。」苗、蠻一聲之轉,服南蠻即戰有苗也。而丹水之浦,又丹朱放逐之地,堯與黨丹朱之有苗戰於丹水,則丹朱與有苗之關係可想而見矣。故莊子盜跖稱「堯不慈」,又稱「堯殺長子」,長子者,丹朱也(見呂氏春秋去私篇高誘注及史記五帝本紀正義),堯殺丹朱,當是戰丹水、服南蠻之結果也。山海經海外南經云:「讙頭國在其南,其為人人面,有翼,鳥喙,方捕魚。……或曰讙朱國。」郭璞注云:「讙兜堯臣,有罪,自投南海而死,帝憐之,使其子居南海而祠之。畫亦似仙人也。」據近人研究,讙頭、讙兜及讙朱,皆丹朱一名之異稱。郭注所謂「讙兜堯臣」者,實丹朱堯子也,所謂「有罪,自投南海而死」者,丹朱兵敗,自以為「有罪」,因「自投南海而死」,蓋丹朱結局之另一傳說也。「帝憐之,使其子居南海而祠之」者,丹朱妻子本隨丹朱敗逃南海,丹朱死後,亦居南海勿去,其後子孫繁衍成國,遂為此讙頭國或讙朱國,蓋赦而勿究之意也。南次二經云:「柜山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士。」此如鴟之異鳥鴸,或即敗死丹朱之所化。陶潛讀山海經詩謂為「鵃鵝」。吳任臣云:「或云當為鴅鴸。」(見海外南經u讙頭國」節注)為鴅鴸正是也。神話有丹朱化鳥之異聞,故傳說亦稱繁衍而成讙頭國之丹朱子孫「人面、有翼、鳥喙,方捕魚」也。此云「帝丹朱葬于陰」者,丹朱而稱「帝」,且與舜同葬蒼梧,蓋亦野老負暄之言,於失敗之丹朱猶寄有同情之意也。

氾林1方三百里,在狌狌東2。

1 珂案:見海外南經「狄山」節注13。

2 郭璞云:「或作猩猩,字同耳。」珂案:海內經云:「有青獸,人面,名曰猩猩。」即此。

狌狌1知人名2,其為獸如豕而人面3,在舜葬西。

1 珂案:南山經云:「招搖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亦此狌狌傳說之異聞也。

2 珂案:淮南子氾論篇云:「猩猩知誚茪ㄙ儘荂C」高誘注云:「猩猩,北方獸名,人面,獸身,黃色。禮記(曲禮上)曰:『猩猩能言,不離走(今本作禽——珂)獸。』見人狂走,則知人姓字:此知往也。又嗜酒,人以酒搏之,飲而不耐息,不知當醉,以禽其身,故曰不知來也。」後漢書西南夷傳云:「哀牢出猩猩。」李賢注引南中志云:u猩猩在此谷中,行無常路,百數為群。土人以酒若糟,設於路。又喜屩子,土人織草為屩,數十量相連結。猩猩在山谷,見酒及屩,知其設張者,即知張者先祖名字。乃呼其名而罵云:『奴欲張我!』捨之而去。去而又還,相呼試共嘗酒。初嘗少許,又取屩子著之。若進兩三升,便大醉。人出收之,屩子相連不得去,執還內牢中。人欲取者,到牢邊語云:『猩猩汝可自相推肥者出之。』竟相對而泣。」此所謂「狌狌知人名」也。

3 郭璞云:「周書(王會篇)曰:『鄭郭狌狌(今本作都郭生生——珂)者,狀如黃狗而人面(今本作若黃狗人面能言——珂)。』頭如雄雞,食之不眯(上二語係王會篇說奇幹善芳詞而誤入郭注者,係衍文——珂)。今交州(州,宋本、毛扆本作趾,藏經本作阯,孫星衍、郝懿行均校阯——珂)封谿出狌狌,土俗人說云,狀如豚而腹(宋本、藏經本作復,郝懿行云:一本作後——珂)似狗,聲如小兒啼也。」珂案:水經注葉榆河云:「(封溪)縣有猩猩獸,形若黃狗,又狀貆●。人面,頭顏端正,善與人言,音聲麗妙,如婦人好女。對語交言,聞之無不酸楚。其肉甘美,可以斷穀,窮年不厭。」謂此也。

狌狌西北有犀牛,其狀如牛而黑1。

1 郭璞云:「犀牛似水牛,豬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北,庳腳,三角。」珂案: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北九字,王念孫校衍,是也。南次三經云:「禱過之山,其下多犀。」郭璞注云:「犀似水牛,豬頭,庳腳,腳似象,有三H,大腹,黑色。三角:一在頂上,一在額上,一在鼻上;在鼻上者,小而不墮,食角也。好噉棘,口中常灑血沫。」可以為此注補充。

夏后啟之臣曰孟涂1,是司神于巴2,人請訟于孟涂之所3,其衣有血者乃執之4,是請生5。居山上;在丹山西。丹山在丹陽南,丹陽居屬也6。

1 郝懿行云:「水經江水注引此經作血涂,太平御覽六百三十九卷作孟余或孟徐。」珂案:今本水經注仍作孟涂。影宋本御覽作孟徐,徐蓋涂之訛也。

2 郭璞云:「聽其獄訟,為之神主。」

3 郭璞云:「令斷之也。」珂案:「水經注江水引此經作「是司神于巴,巴人訟于孟涂之所」,多巴字,無請字。影宋本御覽六三九亦無請字。今本請字衍,巴字脫。

4 郭璞云:「不直者則血見於衣。」

5 郭璞云:「言好生也。」

6 郭璞云:「今建平郡丹陽城秭歸縣東七里,即孟涂所居也。」郝懿行云:「晉書地理志建平郡有秭歸,無丹陽,其丹陽屬丹陽郡也。水經注(江水)引郭景純云:『丹山在丹陽,屬巴。』是此經十一字(謂y丹山在丹陽南,丹陽居屬也』十一字——珂)乃郭注之文,酈氏節引之,寫書者誤作經文耳。居屬又巴屬字之訛。」珂案:路史後紀十三注:「丹山之西即孟涂之所埋也。丹山乃今巫山。」巫山縣志卷十七云:u孟涂祠在縣南巫山下。」

窫窳1龍首2,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3之西,其狀如龍首,食人4。

1 郭璞云:「窫窳,本蛇身人面,為貳負臣所殺,復化而成此物也。」珂案:海內西經云:「貳負之臣曰危,危與貳負殺窫窳,帝乃梏之疏屬之山,桎其右足,反縛兩手(原作反縛兩手與髮,與髮二字衍,從王念孫、郝懿行校刪),繫之山上木。在開題西北。」又云:「開明東有巫彭、巫抵、巫陽、巫履、巫凡、巫相,夾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藥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貳負臣所殺也。」郭云「復化而成此物」者,原本蛇身人面之天神(古天神多蛇身人面)窫窳,被殺而治活後,復化而成此怪物也。

2 珂案:此龍首二字疑涉下龍首二字而衍。

3 王念孫云:「知人名三字疑衍。」

4 郝懿行云:「劉逵注吳都賦引此經云:『南海之外,有猰貐,狀如貙,龍首,食人。』蓋參引爾雅之文。爾雅(釋獸)云:『猰貐類貙。』以引此經,則誤矣。窫窳形狀,又見海內西經。又北山經少咸之山說窫窳形狀,復與此異。」珂案:據吳都賦劉逵注引此經,「其狀如」下,當有「貙」字,「狀如龍首」,則不詞矣。郝懿行謂「參引爾雅之文」,非是;毋寧謂爾雅據經文之為愈也。至於北山經云:「少咸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赤身,人面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形狀復與此異」者,亦傳聞不同而異辭耳。

有木,其狀如牛1,引之有皮,若纓、黃蛇2。其葉如羅3,其實如欒4,其木若蓲5,其名曰建木6。在窫窳西弱水7上。

1 郭璞云:「河圖玉版說,芝草樹生,或如車馬,或如龍蛇之狀,亦此類也。」珂案:郭注「芝草樹生」,藏經本樹作橫。

2 郭璞云:「言牽之皮剝如人冠纓及黃蛇狀也。」

3 郭璞云:「如綾羅也。」郝懿行云:「郭說非也。上世淳朴,無綾羅之名,疑當為網羅也。淮南氾論訓云:『伯余之初作衣也,緂麻索縷,手經指挂,其成猶網羅。』是綾羅之名,非上古所有,審矣。又楊檖一名羅,見爾雅(釋木),吳氏(任臣)云。」

4 郭璞云:「欒,木名,黃本,赤枝,青葉,生雲雨山;或作卵,或作麻,音鑾。」珂案:大荒南經云:「大荒之中,有雲雨之山,有木名曰欒。禹攻雲雨,有赤石焉生欒。黃本,赤枝,青葉,群帝焉取藥。」即郭注所說也。楊慎云:「欒借作丸,謂圓如鳥彈也。」亦可供參考。

5 郭璞云:「蓲亦木名,未詳。」郝懿行云:「蓲,刺榆也。爾雅]釋木)云:『櫙,荎。』郭注引詩云:山有蓲,今之刺榆也。」珂案:郭注僅云:「今之刺榆也。」詩「山有蓲」是釋文所引。

6 郭璞云:「建木青葉,紫莖,黑華,黃實,其下聲無響,立無影也。」珂案:海內經云:「南海之內(內原作外,據宋本改),黑水青水之閒,有九丘,以水絡之,名曰陶唐之丘、有(有字疑衍)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參衛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有木,青葉,紫莖,玄華,黃實,名曰建木,百仞無枝。上]上字原無,據王念孫、郝懿行校增)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實如麻,其葉如芒。大爰過,黃帝所為。」淮南子墬形篇云:「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日中無景,呼而無響,蓋天地之中也。」是郭注之所本。建木既「大爰過,黃帝所為」,又為「眾帝所自上下」,蓋天梯也(說詳海內經「九丘建木」節注)。

7 珂案:古小說鉤沈輯玄中記云:「天下之弱者,有崑崙之弱水焉,鴻毛不能起也。」弱水之名「弱」者以此。

氐人國1在建木西,其為人人面而魚身,無足2。

1 郭璞云:「音觸抵之抵。」珂案:大荒西經云:「有互人之國。炎帝之孫,名曰靈恝,靈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郭注:「人面魚身。」郝懿行云:「互人國即海內南經氐人國,氐、互二字,蓋以形近而訛,以俗氐正作互字也。」王念孫、孫星衍均校改互為氐,是大荒西經互人國即此經氐人國,乃炎帝之後裔也。

2 郭璞云:「盡g以上人,g以下魚也。」珂案:氐人國民蓋神話中人魚之類也。海內北經云:「陵魚人面,手足,魚身,在海中。」即此之屬。唯彼手足俱具,此獨「無足」耳。說詳海內北經「陵魚」節注。

巴蛇食象,三歲而出其骨,君子服之,無心腹之疾1。其為蛇青黃赤黑2。一曰黑蛇青首3,在犀牛西。

1 郭璞云:「今南方(虫丹)蛇(藏經本作蟒蛇——珂)吞鹿,鹿已爛,自絞於樹腹中,骨皆穿鱗甲間出,此其類也。楚詞曰:『有蛇吞象,厥大何如?』說者云長千尋。」郝懿行云:「今楚詞天問作『一蛇吞象』,與郭所引異。王逸注引此經作『靈蛇吞象』,並與今本異也。」珂案:淮南子本經篇云:「羿斷修蛇於洞庭。」路史後紀十以「修蛇」作「長它」,羅苹注云:「長它即所謂巴蛇,在江岳間。其墓今巴陵之巴丘,在州治側。江源記(即江記,六朝宋庾仲雍撰——珂)云:『羿屠巴蛇於洞庭,其骨若陵,曰巴陵也。』」岳陽風土記(宋范致明撰)亦云:「今巴蛇捰b州院廳側,巍然而高,草木叢翳。兼有巴蛇廟,在岳陽門內。」又云:「象骨山。山海經云:『巴蛇吞象。』暴其骨於此。山旁湖謂之象骨港。」是均從此經及淮南子附會而生出之神話。然而既有冢有廟,有山有港,言之確鑿,則知傳播於民間亦已久矣。

2 珂案:言其文采斑爛也。

3 珂案:海內經云:「有巴遂山,澠水出焉。又有朱卷之國。有黑蛇,青首,食象。」即此。巴,小篆作●,說文十四云:「蟲也;或曰:食象蛇。象形。」則所象者,物在蛇腹彭亨之形。山海經多稱大蛇,如北山經云:「大咸之山,有蛇名曰長蛇,其毛如彘毫,其音如鼓柝。」北次三經云:「錞於毋逢之山,是有大蛇,赤首白身,其音如牛,見則其邑大旱。」是可以「吞象」矣。水經注葉榆河云:「山多大蛇,名曰髯蛇,長十丈,圍七八尺,常在樹上伺鹿獸,鹿獸過,便低頭繞之。有頃鹿死,先濡令濕訖,便吞,頭角骨皆鑽皮出。山夷始見蛇不動時,便以大竹籤籤蛇頭至尾,殺而食之,以為珍異。」即郭注所謂(虫丹)蛇也。

旄馬,其狀如馬,四節有毛1。在巴蛇西北,高山南。

1 郭璞云:「穆天子傳所謂豪馬者。亦有旄牛。」珂案:穆天子傳卷四云:「天子之豪馬、豪牛……豪羊。」郭璞注云:「豪猶髦也。山海經云:『髦馬如馬,足四節,皆有毛。』」又注豪羊云:「似髦牛。」可知旄、髦古通用,旄馬即髦馬也。又旄牛已見北山經潘侯之山。北山經云:「潘侯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節生毛,名曰旄牛。」敦薨之山亦有旄牛。

匈奴1、開題之國2、列人之國並在西北3。

1 郭璞云:「一曰獫狁。」郝懿行云:「(周書王會篇)伊尹四方令云:『正北匈奴。』史記匈奴傳索隱引應劭風俗通云:『殷時曰獯粥,改曰匈奴。』又晉灼云:『堯時曰葷粥,周曰獫狁,秦曰匈奴。』案已上三名並一聲之轉。」

2 郭璞云:「音提。」

3 郭璞云:「三國並在旄馬西北。」

   吳承志山海經地理今釋卷六云:「此經(『匈奴』節——珂)當與下篇首條並在海內北經『有人曰大行伯』之上。匈奴、開題之國、列人之國並在西北,敘西北陬之國,猶海內東經云『鉅燕在東北陬』也。不言陬,文有詳省。貳負之臣在開題西北,開題即蒙此。大行伯下貳負之尸與貳負之臣亦連絡為次。今大行伯上有『蛇巫之山』、『西王母』二條,乃下(上字之訛——珂)篇『后稷之葬』下敘昆侖隅外山形神狀之文,誤脫於彼。武陵山人雜著云:『海內西經「東胡」下四節當在海內北經「舜妻登比氏」節後。「東胡在大澤東」即蒙上「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之文也。海內北經「蓋國」下九節當在海內東經「鉅燕在東北陬」之後,「蓋國在鉅燕南」即蒙上「鉅燕」之文,而朝鮮蓬萊並在東海,亦灼然可信也。海內東經「國在流沙」下三節當在海內西經「流沙出鍾山」節之後,上言流沙,故接敘中外諸國;下言昆侖墟昆侖山,故繼以「海內昆侖之墟在西北」。脈絡連貫,更無可疑。不知何時三簡互誤,遂致文理斷續,地望乖違。今移而正之,竟似天衣無縫。』詳審經文,顧(武陵山人——珂)說自近。」珂案:經文簡策,確多紊亂,吳顧之說甚精,足供參考,並詳各卷本節。